KF海拉

挖坑写手,旅游爱好者,杂闻收集狂

情有独钟(一)

阴阳师酒红酒/红叶性转/黑化/OOC/伪be
长篇,可能开车,欢迎各位看官食用

        满月夜的红枫林透着和平日不同的诧异莫名的气息。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歌声和缭绕不绝的香味。带着致命的魅惑与浓郁的占有欲,如同蜿蜒滑行的蛇和蜘蛛吐的粘黏的丝,慢慢渗透身体让人内心生出欲望的芽。
        夜风伴着香气与歌声的邀请来到偌大的枫林中央,卷起地面片片如晚霞般的枫叶,令它们在空中旋转,飞舞,掉落,舍弃原有的静美,添上了追逐死亡的狂欢,像是一场层层薄纱下永不落幕的死亡之舞。
         酒吞初遇红叶便是在这里,那是一个阳光晴好的下午,也是满地的枫叶,那时有上好的佳酿和令人沉醉的美人,飞舞的裙摆带走了酒吞所有的念想,从那时起酒吞就只剩下了爱不得的痛苦与欢愉。当时的酒吞还不懂他的一往情深对于自己,对于红叶都是一种负担,他将春天自己院落桃树结下的桃子,夏天池塘里盛开的荷花都摘给了红叶,秋天看她跳舞与她同醉,冬天将柔情的话语唱成歌予她听。可红叶一直不愿过问他的情意,心心念念的只是那位平安最强的阴阳师。
        枫林正中最高大的一棵枫树,那枝头沉甸甸的枫叶并没有随着夜风摇曳,它们一片压着一片影影绰绰,大片艳丽的红像是处子的鲜血,美的令人如痴如醉。往树的深处瞥去会看到一抹红衣的身影。那悠远的歌声就从那传来,她有黑如乌木的长发,鲜红欲滴的嘴唇,是会令男人们辗转反侧,日思夜想的美人。
        她那纤纤玉手握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瓷瓶,那是弥漫整个枫林香气的来源。
       “晴明大人,是否这样的我会变得更加美丽,更加引人瞩目,更加配的上你了呢?”
       “晴明大人,想看我跳的舞吗?我又想到了新的舞姿,是你一定会喜欢的那种呢!”
       “晴明大人,很快我就能站在你身边,成为和你并肩的存在了。”
       “啊,晴明大人,你的一切,一切,我都要得到!”
说罢,随着瓶中的液体被一饮而尽,瓷瓶落地破碎,一
股黑气从内而外席卷了整个枫叶林。
       “晴明,这明明是你欠我的...”
       “是你欠我的。
        还未踏入枫林,酒吞就感受到枫林中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又致命的气息。一个闪身,酒吞便在枫林中高速穿行起来,那伟岸魁梧的身姿,犹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可笑的是,那万妖之上可以燃尽世界的烈火,却连一个小小的心脏都温暖不起来。
        枫林的中央,这里散发出的浓郁气息令酒吞感到昏沉,酒吞甩了甩头,试图用妖力压住心中生出的丝丝燥热。然而目光所及之处并没有红叶的身影,只有落在地上的一袭红衣与破碎的瓷瓶。那是红叶的衣裳,酒吞很快就反应过来,用目光锁定着枫林中央最大那棵枫树的背后,他从几十米外就察觉出来树后面有别人。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红叶呢?”酒吞现下不清楚红叶是否在那个人的手中,只能用话语试探对方的意图。
       “居然是你...”
是个男人?!尽管那个人借着夜色下的树影半躲在树后,让酒吞看不清身形,但通过开口发出的冷冽音色,酒吞还是发觉了。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想法目的,但你要知道,她不是你能动的。”酒吞一只手摸上身后的鬼葫芦,对方的回答将决定他是否要动用武力。
       “如果我动了呢?”对面的人用挑衅的语气给了回复。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起!”
        随着酒吞一声令下,鬼葫芦快速旋转并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分裂成数十个将枫树团团围住,随着鬼葫芦每转一圈葫身就涨大一倍,很快,每个鬼葫芦就涨到了半个人的大小,半透葫身里蕴含着黑紫色的光芒不停地在葫身里乱撞,每一次撞击都发出雷鸣般可怕的轰响声。
       “去!”鬼葫芦的里的火焰仿佛都找到了发泄口,数十道鬼火犹如飞矢一般向枫树射去。然而,几秒后,令酒吞无法理解的一幕出现了,枫叶平地而起,将鬼火团团包围,挤压,最终熄灭。
       “红叶...是你吗?”
       “呵,是啊,一直都是我。”
        阎魔殿内
        阎魔用手指轻轻缠绕着发丝,带着玩味的态度抬眼看着表情一丝不苟的判官,“你说,一片枫叶和一团烈火,最终是火燃尽枫叶,还是枫叶覆盖住烈火呢?”“既是树叶,又怎能覆盖住烈火。”“嗯哼,你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呀。”阎魔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茶杯满上,不喝,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在茶水中的倒影,倒影中那勾人心魂的眉眼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沉寂的?
       “是啊,枫叶又怎么会是烈火的归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