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海拉

暴躁

We Don't Talk Anymore (echo × ying)

         ying:他们已经很久没私下说过话了,所以在训练靶场碰到江夏优的时,萧美莲只想赶紧拿回东西。
         当她终于在之前的靶台旁找到自己的半指手套时,旁边的江夏优在低着头给p229换子弹。
         以往在靶场训练完后,江夏优总是默默收拾两人的东西,然后两人一起慢悠悠的往自己先前决定好的地方吃饭。
         枪声和脚步声莫名的在一条线上跳动,萧美莲开始想起以前两人总是爱调侃彼此明明性格不同却总是在某些事上有莫名的默契。
         萧美莲轻轻推开了靶场的门,避免这生锈的铁门发出过大的声响,她知道江夏优在专注时被打扰会变得暴躁。
         扭过头往后看去,江夏优依旧在练枪,那熟悉的背影恍惚间和那一天重叠起来。以前总习惯从后面环住他的腰,那种相互依靠的幸福感让自己无法放手。
         因为那天是最后一次,所以自己抱得格外久。
         没有人知道感情什么时候淡去,也许是彼此的习惯无法磨合,也许是思想上的差异无法理解。
         聚少离多的下场大抵都是分开,无意毁坏的妖怪无人机也不过是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分开的借口。
         萧美莲将手套一把塞进口袋,关上门,走了。

         echo:门关上后,江夏优放下了枪,看着枪靶上满是自己留下的弹孔,无一例外全在九环外。
         发挥的不怎么好,一定是刚才用余光偷看那别在耳后的发丝让自己分了神,她是不是又把头发剪短了?
         江夏优不打算继续练下去,也许回去躺在沙发上喝一口Nectar桃汁让自己放松放松才是最好的选择。
        自己也不是总喝饮料的,那一段时间她都会以长期喝饮料对身体不好为由,将他放在冷藏柜里的饮料通通拿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壶放在桌上的普洱茶。
        明明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喝茶,但是却喜欢看着茶水在杯子里冒出的腾腾热气和拿在手心里暖暖的感觉。
        时间已经晚了,而江夏优还是没想好晚饭吃什么,以往 他都懒得去纠结这种事,萧美莲会帮他决定。
        慢慢走到门边上,左手摸上电灯开关,江夏优回头望向自己刚刚所在的靶台位置,从这个角度看去自己的背影是什么样子呢?
        他们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无话不谈,江夏优已经记不住了,自己只知道分别的时光总是来的特别快。
        如果任何东西都和妖怪一样能被修好,是不是会轻松很多。
       “啪”,随着铁门关上,整个靶场都暗了下来。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真的真的太喜欢这一对了.jpg

评论(10)

热度(48)